2013年4月28日 星期日

與「跨國界學習」創辦人Dwight Clark 探究神祕緬甸

[人物專訪 - Apr. 28, 2013]

史丹佛大學Volunteers in Asia 以及「跨國界學習」(LAB)創辦人Dwight Clark於VIA五十週年慶時,分享他對於緬甸當前局勢的看法。 (圖:荊柏鈞)

今年四月初,藉由到舊金山灣區參加史丹佛大學 (Stanford University)「亞洲志工」(Volunteers in Asia,簡稱VIA) 的五十週年慶時,訪問了VIA以及「跨國界學習」組織 (Learning Across Borders,簡稱LAB)創辦人Dwight Clark。這位慈祥和藹的長者秉持著他的理想,奉獻大半輩子積極推動美國與亞洲國家的各項交流活動,實際增進東西文化的相互了解,改變了這個世界。

Dwight 於1963年創立VIA,服務了四十年之後將棒子交給史丹佛的青壯世代,並於2004年創立了LAB這個非營利組織,到目前已有九年的歷史。LAB過去一年舉辦三個學習計畫,包括「東南亞計畫」、「泰國民間社會團體計畫」、以及本次專訪聚焦的「緬甸學習計畫」。在將近三十團的學習過程中,LAB的足跡踏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以及緬甸,而學員組成主要來自日本、台灣、緬甸與泰國。目前已有500多人參加過LAB的活動,其中160人屬於緬甸學習計畫。 

透過這些學習計畫,Dwight希望能夠達到 LAB的成立目標,也就是透過東北亞與東南亞學生的交流,讓亞洲國家間的人民能夠跨越國境的限制,更加互相熟悉與理解。

與東南亞神祕國度緬甸結緣

緬甸在1962奈溫(Ne Win)將軍奪取政權之後,開啟了軍人獨裁與極度封閉的時代。雖然1990年緬甸舉辦國會大選,翁山蘇姬 (Aung Sang Suu Kyi)代表的全國民主聯盟 (NLD)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但選舉結果隨後被軍政府推翻,翁山蘇姬被軟禁,民主改革無望,國家持續封閉到二十一世紀。

在這樣的氣氛中,Dwight能夠在2004年以美國人的身分,帶領第一批日本大學生前往緬甸走訪兩週,和當地的學生交流,實屬不易。

Dwight分享了他和緬甸結緣的過程,他說當初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位在緬甸「大學準備教育學校」(Pre-Collegiate Program,簡稱PCP)實習的美國人Darlene Damm (她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SAIS的校友),並受她的邀請到PCP演講。在和仰光當地的老師與同學交談過程中,意外地激發出「日本-緬甸」的學習計畫構想,並獲得PCP創辦人Jim Guyot Dorothy Guyot的支持。Guyot夫婦告訴 Dwight :「如果你能夠招收到一群對東南亞有興趣的日本大學生來到緬甸,PCP會調整上課行程配合,因為我們相信這對於緬甸與日本學生會是非常難得的學習經驗」。


與「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的作者Emma Larkin見面。(圖:荊柏鈞)

走訪仰光、曼德勒、蒲甘古城

就從那次機緣開始, LAB每年大約有十五個來自日本的學員參與緬甸學習計畫,他們的學校包括東大、慶應、早稻田、同志社、與京都大學等等。而我在2006年和一位政大同學SeanDwight的推薦下代表台灣參加,開始為LAB注入台灣學生的觀點與想法,和大家切磋學習。

在兩週訪緬過程當中,我們先到了仰光(Yangon),和PCP的學生交流,並參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以及日本在當地投入開發援助的一些公私部門團體。另外,日本同學有機會和日本大使館的外交官員座談,深入了解日緬關係。台灣由於尚未設立駐緬甸代表處,是比較可惜的地方,不過LAB也特別安排了台灣同學訪問當地的台商,例如我們那年就造訪了一家台商開的紡織工廠,並和老闆討論緬甸的商業發展議題,包括當時的歐美經濟制裁、緬甸的勞動人口政策、以及台緬的貿易關係等等,受益無窮。


日本學員與Unicef組織日本職員討論緬甸兒童教育問題。(圖:荊柏鈞)

當然仰光知名的文化景點我們也沒有錯過。在雪達宮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又稱仰光大金塔)PFP老師與同學為我們解釋緬甸小乘佛教的歷史與發展,以及出家人的信仰與作息。事實上這座佛塔是緬甸最具代表性的一座,而今年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首訪緬甸時,也特別應緬甸總統登盛(Thein Sein)的邀請來到這裡參觀,國務卿希拉蕊(Hilary Clinton)也在去年到此一遊。

在雪達宮大金塔,可以深刻體會到緬甸人對於佛教信仰的深度,以及祥和的氣氛。在2006年那個時空參觀這座佛塔,看到這幅文化與宗教上的和平景象,對照政治上軍政府的獨裁,反差衝擊相當大。當下我腦中想著:緬甸如果沒有這幾十年的軍事獨裁,也許可以發展成像鄰國泰國那樣,成為兼顧文化信仰與經濟發展的國家。

緬甸地標雪達根大佛塔。(圖:荊柏鈞)
我們造訪的第二座城市是曼德勒(Mandalay),也就是台灣人熟知的「瓦城」這個名字(因為餐廳的緣故...)。在曼德勒,我們造訪了幾個僧侶籌辦的教育機構,包括學習英語學校,以及為貧窮兒童設立的Phaung Daw Oo學校。在英語學校,我們和上百位正在學習英文的僧侶用英語交流,他們對於能夠接觸到外國人,感到非常興奮,因此對我們非常熱情。

至於 1993年創立的Phaung Daw Oo小學,校長秉持著他對教育的理念,努力招募來自世界各地上百位的志工老師,到學校幫助接近六千位家境貧困或是輟學的孩童接受免費的基礎教育。在那樣的環境裡,看到小朋友們活潑熱情的圍繞在我們身邊,唱歌給我們聽,或是帶我們去參觀他們相對簡陋的電腦教室以及圖書館,讓我更珍惜自己在台灣的成長環境。

能夠無憂無慮的求學,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

Phaung Daw Oo 小學。(圖:荊柏鈞)

瓦城之後,Dwight 安排我們乘坐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的船前往古城蒲甘(Bagan)。在接近十小時的船程當中,大夥除了欣賞河岸的風光,也在船上和團員們分享在緬甸的所見所聞,對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等議題交換意見。這個Dwight 所稱作的Group Reflection Session,是我覺得最有意義的活動之一,因為透過交流,來自不同國家與文化背景的研究生或大學生,能夠藉此機會分享行程中的各項體會與想法,讓整個學習之旅的效果加倍,而不流於走馬看花。


抵達蒲甘古城,經由當地導遊的解說,我們開始認識這座與柬埔寨吳哥窟齊名的歷史古城。蒲甘是九世紀到十三世紀蒲甘王朝的首都,在十一到十三世紀為強盛期,曾經擁有一萬多座的的佛塔。雖然我們現在看到的佛塔大多是後人再造或是修復的建築,但站在高點遠眺上千座佛塔全景,彷彿見到一千年前的蒲甘盛世。


登上蒲甘古城的一座佛塔,瞭望想像蒲甘盛世。(圖:荊柏鈞)

LAB成員在一天的文化之旅中,造訪多座佛塔,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阿南達佛塔(Ananda Phato)的佛像,祂遠看莊嚴肅穆,近看卻秀出慈祥的笑容,令人稱奇。


緬甸改革進行式,Dwight的三大觀察點

隨著這兩年緬甸展開重大的民主改革與市場開放,以及歐美國家經濟制裁的鬆綁以及外交管道的復建,各國政商學界人士紛紛湧進這個曾經是東南亞最封閉的國度,想要就近觀察與參與歷史性的一刻。

緬甸正夯,可以從我之前就讀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SAIS緬甸語課程一窺究竟。去年東南亞項目剛設立的緬甸語課程,今年就有將近十位同學在緬甸語班內學習,遠多過越南語和泰語,可見大家都看好緬甸的未來發展性。在這樣的時機點,造訪緬甸相信能獲得相當重要和有趣的第一手觀察。

Dwight針對現在的緬甸提出三大觀察重點。第一,他認為緬甸的民主化很難走回頭路。他指出人民普遍對於政府解除對翁山蘇姬的軟禁,以及她順利當選國會議員感到非常興奮。民心期待民主改革,加上國際社會的支持下,緬甸不容易回到軍人獨裁的政體。

不過,Dwight認為這幾年可以好好探討翁山蘇姬的角色問題,她從民主鬥士的形象轉換到現在擔任全國民主聯盟國會議員的政治人物,代表很多政治問題需要妥協,包括面對中國大陸的礦場開發案,以及羅興亞人穆斯林與緬甸佛教的衝突,都是必須面對的棘手問題。
翁山蘇姬的議員身分對於緬甸民主改革的影響值得觀察。圖為翁山蘇姬2012年訪美期間於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演講後和支持群眾握手。(圖:荊柏鈞) 

第二,對於外商大舉進入緬甸市場的現象,Dwight指出必需注意這些外商進入緬甸市場時,是透過怎樣的管道來從事商業行為。

我們知道國際知名品牌如星巴克、可口可樂、7-11、以及台灣的HTC紛紛投入緬甸市場,希望能參與緬甸的成長,而當地人民也大多對於這樣的改變持正面的態度。但是,這些外資如果仍是透過軍人集團來進入市場,而非和當地具有創業精神的企業家成為夥伴,對於整體國家的發展並不利。

Dwight認為現在要下結論言之過早,但這樣的問題值得大家好好觀察探討。最後,對於美國重返緬甸,Dwight強調美方應會持續鼓勵民主改革與經濟開放。另外在援助上,美國應該會提供教育與醫療的協助。

對於台灣學生的期待

面對緬甸的民主與經濟改革,身處東北亞的台灣自然應該重視這樣的國際發展。回歸到LAB的成立宗旨,就是希望能透過國際交流活動促進東北亞與東南亞學生的互動,因此Dwight非常期待緬甸學習計畫能夠吸引對於這項議題有高度興趣,並且願意積極參與討論和交流的台灣學生。

他認為整個計畫自從有台灣學生加入以來,所有團員的學習收穫倍增,因為有台灣視野的加入,活動從本來較單調的「日本 - 緬甸」互動變成更多元的交流過程。

除此之外,他也認為台灣人能夠透過語言的優勢,在緬甸這些城市對於中國大陸的投資與影響提供具有學術價值的觀察。

2015年後記:

寫這篇文章兩年後,Dwight 即將再訪台北。這次他將在4/29(週三)訪問台大(活動詳情請關注台大政治系官網),並於4/30(週四)造訪政大,相信他近期在緬甸與東南亞國家的故事分享,精采可期。

對於LAB活動內容有興趣的台灣朋友,特別是2015年的緬甸計畫內容,請參考活動介紹

另外史丹佛VIA五十週年慶時,製作的週年影片中介紹Dwight當年一心投入亞美交流的歷程,值得所有對於國際志工與國際交流活動有興趣的朋友點閱。



1 則留言:

  1.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這個活動除了參訪的時間外,絕大多數的時間是在做什麼呢?
    我是今年想參加此活動的台大學生
    因為對program的細節,當地實際情況,和應注意的事項都不太清楚
    所以想請教曾經參與過的學員,可否分享你的經驗?

    謝謝你!!

    回覆刪除